您的位置: 铜仁信息港 > 教育

重生悍妇

发布时间:2019-06-25 13:51:39

知茉到底有些不解,如此直白地告诉二公主当真合适吗?毕竟,她即便不愿意相信,可终究还是要继续当这个世子妃的。∞杂∑志∑虫∞这些年来,她与慕容世子是如何相处的,也只有他们自个知晓了。秦蓁只是往前走着,不知不觉,竟然出了的慕容府。她愣了愣,转眸看向知茉道,“永城,到底还有什么好去处?”“大小姐,您这是?”知茉不解地问道。“不过是想随意走走罢了。”秦蓁淡淡道。“不如去校场瞧瞧?”知棋提议道。“我?”秦蓁想了想,“走吧。”“听说,慕容世子陪着大皇子一同去了。”知茉小心道。“适才吗?”秦蓁沉吟片刻,“那咱们也去瞧瞧吧。”“是。”知茉与知棋应道。秦蓁并未坐马车,而是换了一身戎装,骑马前去。知茉与知棋也骑马跟在身后。三人朝着校场策马而去。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秦蓁瞧着眼前守卫的士兵,远远地便能听到里头操练兵士的叫喊声,还有一片叫好声。看来,有人要在这处显威风了。秦蓁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而后翻身下马,接着行至校场外头。面前的士兵瞧见秦蓁的这幅打扮,接着道,“此处乃是校场重地,女子不得入内。”“哦。”秦蓁随即便拿出了令牌。眼前的士兵瞧见了,连忙恭敬地行礼,“请。”秦蓁轻轻点头,便径自入了校场。她抬眸看去,远远地高台上,孟启轩倒也是一身戎装,不过乃是褐色铠甲。他手握弓箭,正在朝着箭靶方向。秦蓁笑了笑,“当真是瞧见了热闹。”“大小姐,这大皇子也是善骑射之人,听说,他能百步穿杨呢。”“是吗?”秦蓁挑眉,而后道,“今儿个我倒要见识见识。”“不知慕容世子可否将大皇子给……”知棋在一旁嘟囔道。秦蓁瞧着,想来孟启轩也是想要在众将士跟前立威,必定不能输了气势。可是这永城本就是慕容家的地盘,不论他是京城的皇子,终究管不到这处。毕竟,在永城,不论是百姓,还是军士,都信任的是慕容家。慕容家一门忠烈,到了慕容栩这里,也只剩下了他一人苦苦支撑着。慕容栩一直戍守边关,这些年来,也从未让外敌滋扰,而永城除了一些小的风波之外,并无大的灾难。故而,永城的百姓过得还算是安居乐业的。秦蓁缓缓地往前走。站在看台上的慕容栩一身银灰色长袍,负手而立,神色冷然,目光如炬,此刻也只是站在孟启轩的一侧,等着孟启轩先出手。孟启轩正全神贯注地射箭,即便知晓有人靠近,却也不予理会。秦蓁走上高台,行至慕容栩的跟前,并未开口,也只是静静地看着。不远处,那箭靶早已摆好,只等着孟启轩射中,而孟启轩如今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他深吸了口气,略显淡定地拉弓射箭。不远处,只听到“咻”一声,射中了。立在箭靶前的士兵手握旗子,朝着高台上挥舞。孟启轩得意地挑眉,自然是正中红心。他转眸看向秦蓁,“不知秦家主可否试一试?”秦蓁倒是没有想到,孟启轩会让她当众射箭,她笑了笑,而后道,“那便献丑了。”随即,她转眸挑了一把弓箭,紧接着站在孟启轩适才站着的地方,待拉弓瞄准之后,在众人的观望中射了出去。只瞧见那箭直接将孟启轩正中靶心的箭从中劈成了两半,而后直接刺中了靶心。台下瞧着的兵士双眸闪过惊讶之色,随即便齐齐叫好。这下子,孟启轩的面上有些挂不住了。不过,他也只是笑着,没有逞强。身为皇子,也要有宽容之心不是吗?秦蓁却将手中的弓箭直接丢给了一旁的慕容栩。慕容栩便笑着站在秦蓁适才站着的地方,看着她道,“若是我赢了,你可要愿赌服输啊。”“我何时与你比试过了?”秦蓁挑眉,“不过是切磋罢了。”“那也该有个胜负不是吗?”慕容栩笑着说道。“若是如此,那也该是大皇子愿赌服输不是吗?”秦蓁看向一旁一言不发的孟启轩。孟启轩瞧着这二人一唱一和的,显然是要让他愿赌服输,却也不知,二人要打什么主意。秦蓁笑吟吟地看向孟启轩,“难道大皇子输不起?”孟启轩瞧着她当着众兵士的面儿,用了激将法,若是他答应了,便显得他沉不住气,若是不答应,那便当真输不起了。“原先,本殿下也只是想与慕容世子切磋一番,不曾想秦家主来了,听说秦家主乃是文武全才,毕竟,这天下的女子,到底也没有几个能像秦家主这般的,故而一时起意,倒是让秦家主见笑了。”孟启轩这才抬眸看向慕容栩道,“不知慕容世子觉得这可是要有输赢的?”“不成。”秦蓁低声道,“既然是要切磋,那慕容世子偏偏让我愿赌服输,这当真说不过去。”慕容栩为难地看向孟启轩道,“大殿下,臣也是无奈。”孟启轩轻笑一声,“既然如此,那这切磋,自然也是比试了,还请慕容世子出手吧。”慕容栩挑眉,知晓孟启轩算是答应了。他随即便拉弓射箭,倒也一点力气都不费,等箭飞射出去,众人的目光也都不约而同地朝着箭靶看去。只瞧见慕容栩的那支箭直接将秦蓁的箭直接从靶心挤了出去,而自个的箭正中靶心,而那红色的靶心也跟着飞了出去,只留下一个空洞。“好,好!”兵士见状,顿时士气大涨,连忙举着手中的兵器,大声叫好。“如何?”慕容栩看向秦蓁,得意道。秦蓁笑道,“大殿下呢?”孟启轩笑道,“愿赌服输。”如今他已然是被架在火上烤了,不是吗?秦蓁与慕容栩便收起弓箭,而后一同下了高台。孟启轩看着秦蓁与慕容栩之间的默契,他隐藏在袖中的手紧紧地握着,而后又松开。不过那脸上反倒带着谦虚和善的笑容,让人瞧着这大皇子当真是亲近随和的。只不过,又有谁知晓,他这张温厚的面容下,又藏着怎样的狠毒心肠呢?秦蓁递给慕容栩一个眼神,接着说道,“我适才与二公主说明白了。”“嗯。”慕容栩听着此事儿,脸上难得露出的笑容,此刻也消散了。秦蓁知晓这个时候本不应当提起此事儿,可是,她还是想要让慕容栩做到心中有数才是。毕竟,今儿个她与慕容栩给孟启轩给了难堪,他必定会怀恨在心,来个秋后算账的。几人出了校场,皆骑着马。“不如咱们比试一番,看谁先回府。”慕容栩看向秦蓁说道。“好。”秦蓁欣然答应了。慕容栩便也没有异议,几人便一同朝着慕容家赶去。不过慕容栩并未走捷径,而是走了原路。至于孟启轩与秦蓁反倒也没有,不过是一前一后的往前。这一路上,不知道惊了多少人,秦蓁远远地瞧见一个孩童蹲在地上,正在玩耍,而无人理会,她脸色一沉,瞧着孟启轩的马在前头,以为他必定会全然不顾面前的孩童,故而,秦蓁从马背上纵身一跃,打算待会赶超孟启轩,将那个孩童救下了。只不过,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孟启轩突然勒紧缰绳,任由着那马儿嘶吼着,而他一个翻身,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在地上翻滚了两下,也不顾衣袍被划破,而是滚到了自个的马蹄下,将那孩童直接抱了起来。秦蓁见状,连忙将手中的银针弹了出去,直接刺中了孟启轩的那匹马,那马儿便僵硬在了原地,那马蹄眼瞧着要踩踏在孟启轩的身上了,好在慕容栩也就回头,一手拉着缰绳,让马儿快速往前奔跑,一手将孟启轩从地上拽了起来。随即,孟启轩便抱着那孩童一同借着孟启轩的巧劲儿落在了马背上。而被秦蓁用银针点中穴道的马儿,这才落下马蹄,那马儿便站在原地,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秦蓁匆忙上前,待慕容栩的马儿停下,孟启轩这才抱着那孩童下来。不远处,孩童的母亲前来,连忙将孩童抱入怀中,对孟启轩亦是千恩万谢。孟启轩也并不在意,只是看向秦蓁道,“你适才太冲动了。”秦蓁一愣,对上孟启轩那阴鸷的眸子,透着从未有过的愤怒,反倒让她有些错愕。慕容栩也没有想到孟启轩会对秦蓁这般态度,他沉默了好一会,敛去眸底的冷,这才开口道,“这处人多口杂,还是先回去吧。”秦蓁点头,便转身要骑马。“坐马车回去。”孟启轩突然沉声道。秦蓁挑眉,并未理会他,而是翻身上马,策马离去。孟启轩目送着她离去的背影,这才渐渐地冷静下来,自知自个适才失态了,一时间反倒有些空虚无助。他也不曾想到,自个有朝一日,竟然会因为另一个人,变得不像自个。他深吸了口气,随即也翻身上马,径自离去。好在,秦蓁也不过是暂时点了马儿的穴道,如今马儿已然恢复了。秦蓁回了慕容家,有些怔然,孟启轩到底是怎么回事?适才的情形,她怎知他不会直接无视那孩童,自然要想法子了,可他那般态度?知茉与知棋也是一脸不解,不过瞧着她这般神色,便知晓,这大皇子适才做的也未免太让人费解了。秦蓁慢悠悠地回了里间,换了衣裳,才出来。不过她并未出院子,而是去了书房。没一会,慕容栩便来了。二人对坐,不知为何,反倒有些相对无言了。好半天之后,秦蓁低声道,“居纨儿的事儿,你打算如何?”“她的事儿与我有关?”慕容栩挑眉,浑不在意。秦蓁嘴角一撇,而后道,“她可是皇上要赐给你的,你说呢?”“我?”慕容栩摇头,“这永城,她若执意留下,只能是她的葬身之地。”秦蓁倒也没有想到慕容栩对此事儿这般决绝,她双眸闪过一抹诧异,瞧见慕容栩似乎心情不大好。她愣了愣,而后道,“你可是还为适才之事气恼?”“嗯。”慕容栩点头,“孟启轩对你的态度……”“不过是摆大皇子的架子罢了。”秦蓁淡淡道。“罢了。”慕容栩见秦蓁如此说,也只是无奈。这哪里是在摆大皇子的架子,分明是关心则乱。孟启轩啊孟启轩,不曾想到,你的心思竟然埋的这么深。慕容栩再看向秦蓁,见她浑然不觉,只是自顾地在想着旁的事情。比如,居纨儿,又比如孟锦偲。慕容栩直摇头,有时候,真不知,该如何与她说这男女之事。可是想起孟璟玄来,也许,她与孟璟玄在一块,才是的归宿吧。也只有他能够将秦蓁千里迢迢地从云国带回来,而且,不必遭受过多的非议。毕竟,孟璟玄在众人的眼里,也不过是个仗着太后疼爱,混吃等死的傻王爷罢了。嫁给一个傻王爷,对于身为秦家家主的秦蓁来说,无疑是悲哀的。而那些暗中想要窥探秦家秘密的人,也许如今也在偷着乐呢。秦蓁见慕容栩正在出神,便也没有打扰。不过,她还是很好奇,居纨儿会用什么法子让自个留下来呢?慕容栩刚回过神来,便瞧见了秦蓁那狡黠的目光,还有嘴角勾起的玩味的笑。他突然伸手,冲着她的额头敲了一下,“想什么呢?”秦蓁一怔,到底没有想到慕容栩会由此举动,她连忙捂着额头,突然笑了,“慕容大哥,我在想,日后我的嫂嫂会是谁?”“嫂嫂?”慕容栩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的嫂嫂不是在云国吗?”“我说的是你的夫人。”秦蓁嘴角一撇。慕容栩这才懒洋洋道,“许就是她了。”秦蓁知晓,慕容栩到底没有再想着成亲,毕竟,娶了公主,也是无法和离的。而孟锦偲,也断然不会让慕容栩再另娶旁人。秦蓁到底没有想到,这二人竟然走到了这般地步。等慕容栩离去之后,她才幽幽地感叹了一番。孟启轩此刻却在闷闷不乐中。他站在远处的观景阁上,看着这永城的风景,正巧也能瞧见秦蓁如今下榻之处。如今也是就寝的时候了,可她院子内还是灯火通明的,看来,她又在忙呢。一阵冷风吹来,卷起了他胸前的青丝,那双眸子半眯着,碎出一抹寒光,可是却掩饰不住那眸底的落寞。当年,他当真走错了一步。孟启轩自顾地想着,那双眸子却又恢复了以往的清明,漠然地转身离去。秦蓁到底不知晓他到底在谋算什么,可是经此之事,她觉得日后与孟启轩还是莫要接触过多的好。这个人……让她很不舒服。秦蓁直等到三更天才忙完,而后歇息了。次日,居纨儿一早便起身了。她身着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裙,正带着丫头去了慕容栩的院子附近。不过,慕容栩昨夜便出府去了,故而,居纨儿算是扑空了。孟锦偲将居纨儿的行踪了若指掌,如今得知她竟然有了这样的心思,这心中难免有些愤然。她孟锦偲得不到的,旁人也妄想得到。居纨儿并不气馁,想着昨儿个秦蓁身着戎装去了校场,她特意打听了,今儿个慕容栩还是去了校场。故而她打算待会也过去。居纨儿稍作装扮,便带着人过去了。等到了校场,外头的兵士瞧着她的装扮,脸色一沉道,“校场重地,女子不得入内。”“我是慕容世子请来的贵客。”居纨儿走上前去说道,“如今寻慕容世子有事儿。”“不论是谁,都不得入内。”士兵断然拒绝了。居纨儿低声道,“那昨儿个前来的女子,为何能进去?”“那位小姐手执的可是皇家令牌,见令牌者,如见圣上。”士兵一面说着,一面拱手。居纨儿这下子是结结实实地吃了闭门羹,灰头土脸地坐着马车往回走。“大小姐,这士兵也太不近人情了。”居纨儿跟前的丫头埋怨道。“罢了。”居纨儿淡淡道,“毕竟,我如今也不过是个寄人篱下之人。”“大小姐,您莫要如此说。”丫头说道,“您可是居家的大小姐,哪里比那秦家大小姐差了,更何况看,这二公主即便身份尊贵,可这些年来,连个一男半女都没有,想必也是个不会生蛋的母鸡,您何必放在心上呢?如今您当务之急的是,如何让慕容世子为您倾倒,哪怕……到时候能生了慕容家的孩子,母凭子贵,到时候,就算她是公主又如何呢?”居纨儿当然知晓,是这个理,可是慕容栩如今躲着不见她,她怎么可能与他单独相处呢?居纨儿皱眉,难免有些愁眉不展了。她想了想,似是想到了什么,接着便附耳与那小丫头说了。小丫头听着,当即说道,“还是大小姐聪明。”

亳州哪家医院治癫痫
晋中哪家专治牛皮癣
铜陵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