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铜仁信息港 > 故事

秦洪道 第二章糟老头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8:54

秦洪道 第二章糟老头

“你看你忙里忙外的,他现在只需修养一番便好!”

小仙儿为姜晨轻轻擦拭额角的汗水,从姜晨将这个邋遢的老头背回来之后就一直忙着帮他处理伤口!

待得姜晨停止了动作,小仙儿也是早已香汗淋漓。

中午时分,二人草草吃了些东西,冰龙狮酒意见醒。

“臭小子,我饿了,给我弄点东西吃!”

冰龙狮语气稍有倦意,眼皮还有那种欲合不合的想法,实在是喝了太多的酒。

“酒能解忧,亦能增愁,任世间过往风云,还有什么可令你牵留?”

姜晨大有不解,奈何冰龙狮眼神迷离,一副不搭理他的样子。

“好,谁叫你是长辈,我可得好生伺候着,老人家!”

这句老人家,姜晨刻意加重了语气,气的冰龙狮大步一跳从床上蹦起,这一跳不要紧,正中糟老头身上,着实吓了他一跳。

“这老头是谁?”

冰龙狮狐疑的样子十分好笑,可姜晨累的筋疲力尽,倒也没有笑出声。

“你看他可有和不同?”

冰龙狮在老头四周转悠着,眼神是不是打量他,捋一捋那少得可怜的胡须,小爪子拍上脑袋,狐疑半天憋出一句话!

“这个老头有问题!”

姜晨白了他一样,这有问题还用的他来说,当真是废话!

“那你可看出什么来?”

“没有!”

小仙儿递些吃食给他嘴边,他那张嘴来食的模样看得姜晨牙根切切,这个仙儿不是不喜欢狮祖的么,为何要亲自喂他吃饭。

姜晨见状叙说自己见到老头的时候,一字一顿讲了出来,不在去想小仙儿的举动,全当她在喂狗。

“呜呜,哇哇..”

冰龙狮一口吃食含糊不清,姜晨不知道他在讲些什么,伸出手拦了小仙儿,让他一口咽了下去,听听冰龙狮在讲些什么。

“这么说来,我倒是知道这个老头的来历了!”

冰龙狮一爪子拍开姜晨拦住仙儿的手,蹦跶一下跳到桌子上,翘起一对狮腿,抿了一口茶,有模有样。

“先前我有些想不通,为何这小子身体里有着大道法则,现在想想一切就说的通了!”

冰龙狮在一旁叽叽呱呱,小仙儿似懂非懂,附和着点点头,她并不知晓仙修什么的,却听到关键点,关乎眼前男人的未来,那就是姜晨体内的禁制封印,说不好这个老头就是解掉这个封印的关键!

“晨..”

小仙儿眼中露出关心的神态,她竟显得有些紧张,虽不懂这禁制有着什么样的危害,可眼前的人是自己的男人,乍一听有这种东西在他体内,任谁都有些担心。

“没事,仙儿!”

姜晨握住她的手,手心里传来的温度让小仙儿发觉刚才有些失态,这个男人给了自己出其的安稳感!

“小儿,醒一醒!”

冰龙狮举动着实吓了姜晨一跳,只见他的爪子在老头脸上拍打着,姜晨欲上前阻止,却看到冰龙狮疑惑的目光!

“你不想知道?”

这眼神看得姜晨有些无奈,自己殷切想要知道,这禁制一日不除,便一日难定心,单从强大的冰龙狮都无法解除,他也是很好奇为何冰龙狮夸口这个老头是关键,便不再阻拦冰龙狮,任由他用蛮力叫醒这个老头!

“咳咳..咳咳”

“水..水..”

老头竟然真的被他拍醒了,语气十分衰弱,显然身体还是很虚弱,姜晨赶忙倒一杯水,送与老头嘴边,让他饮下。

待老者喝完这杯水,才缓缓睁开一双眼,眼眸里一片死灰之色。

“多些公子相救,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舒缓片刻,老头喝一碗粥,面色稍好一些。

“老人家,叫我小晨就好!”

这个老人与自己体内的太极球有着丝丝联系,看老人渐渐好些,姜晨也舒了一口气。

小仙儿自知留在这里也帮不到姜晨什么,便转身去了另一间客房,此地留下了姜晨与冰龙狮。

“晨公子,老朽贱命一条何须搭救与我?”

老人被姜晨扶着靠在床沿,低下了头,言语稍有沧桑。

“众人欺凌,我若不救你一命,怕是你要昏死在那街头了!”

姜晨倒也没有提及体内波动的事情,只是与老人简简单单聊些琐事。

叙述简短,听者留心,这老人绝非如眼前所见那么不堪,可任是冰龙狮观这个老人也与普通人一般无二,先前所察觉的端倪不复存在,冰龙狮倒是十分疑惑,他倒是耐着性子听着二人聊着,不知道在打些什么主意?

“小儿可否告知你的名姓?”

冰龙狮一张口,虽有些不合时宜,张口便是小儿,多有些不敬,但老人却并未责怪,他只是惊讶为何一个看似普通的狮子狗可以张口人言,他要是知道冰龙狮存在世间的之久,想必会更加惊讶!

老人对着冰龙狮弓手一揖,扫之先前的失态。

“老朽年岁已深,日夜贪酒,前尘过往名姓早已遗忘,城中之人欺我凌我,老朽不会挂记于心,倒是城内人称我糟酒鬼,先生如不嫌弃,唤我酒鬼又如何?”

这老人尊称冰龙狮一声“先生”并不为过,凭他生平见闻,口吐人言非妖即灵,想必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狮子狗定是实力强大之辈,低头一观如今的自己,衣衫褴褛残破不堪,糟头散发不成体统,还可欲贵人相救,一洗眼中灰朦死气,那一刻散逸而出的气息,竟然让姜晨心神有些颤意,不自由的体内再次躁动起来,这一次金府里面的动作格外明显。

“哇!”的一下,姜晨一口心血吐出,两眼一昏竟昏睡过去,倒是老人露出十分不解的眼神,先前好生的一日居然吐血昏迷,倒是慌乱起来,眼神里仿佛有些不可思议,那久违的记忆莫名的涌了上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有些难以相信。

姜晨昏了过去,冰龙狮十分警惕的与老人隔了开来,目光里尽是不善!

“先生,想必您是误会了,在下并未对公子做些什么!”

老人揖手给冰龙狮赔不是,而冰龙狮仍旧与他有些距离。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口碑
北京熙仁医院治病怎么样
滨州白癜风治疗价格
内蒙古癫痫病治好费用
绍兴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