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铜仁信息港 > 生活

全能保镖 第0345章 金陵风云(七)【三更】

发布时间:2020-01-17 00:04:07

全能保镖 第0345章 金陵风云(七)【三更】

金陵机场。

此刻,激战正酣!

八百血勇在刑天的率领下在机场上纵横叱咤,所向!

他们……就像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直接插入了南国黑徒的阵营中,来回穿梭,所过之处,必有无数人倒地,每一个武士都已经是满身是血,只是战意仍旧高昂!

有人在冲锋中倒下了,但也仅仅是一xiǎo部分人而已,更多的人却因为同伴的战死凶性被激起了,口中发出狂野的战吼,拼死作战!

这一次,他们既然敢跟着刑天就这么直接空降金陵,就他妈没打算活着回去!

无法想象,一群已经抱定死志的人在战斗的时候究竟有多么的可怕,刀剑加身,仍旧在奋战,直到彻底气绝!

刑天本人更是一往无前,提大荒戟血杀四方!

如果説结成人皇八阵的这批蒙族武士就是一杆无坚不摧的枪的话,那刑天就是这杆枪的枪头,是可怕致命的地方!

这样的战+dǐng+diǎn+斗中,每一个人都疯了,狂了!

就连那些南国的黑徒也是如此,一个个赤红着眼睛,忘我的冲锋,就算是刑天那杆可怕的大荒戟都无法杀退四面八方冲上来的南国黑徒!

毋庸置疑,这群满脑子都是“威武不能屈”思想的疯子确实是一群强劲的对手!

刑天用了短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横扫北方,可是当他南下后,终于碰上了对手!

这样的敌人,简直无法征服!

是的,他的刀锋无坚不摧,可以轻松撕裂对方柔弱的身体,结束对方的姓名,但却根本无法征服对方的心!

哪怕是鲜血和死亡都不足以震慑这群人!

刑天怒杀八方,手中大戟不停,可是心中却已然有些震惊了。

无法征服,不可征服!

难怪南下前骆影就有言在先,南方的萧月笙配做他刑天的对手,稍有不慎,就能将他拖入战争的海洋中,永远耗死在南方!

此刻,事实已经证明了。

“杀杀杀!”

喊杀声遍及四野,这里已经化作修罗地狱!

死者倒地,体温渐渐消退,满腔热血淌出,在地上渐渐变得冰凉,只留下一滩刺眼的嫣红;负伤者在地上哀嚎惨叫,双眸无助的望向天空,有痛苦,更多的却是留恋,那种留恋是柔软的,显然不是在留恋这一世征战一生峥嵘,怕是想到了还在家中的妻儿父母,那是他们留恋的源泉;生者仍然在拼死作战,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里,他们不杀死敌人,敌人就会杀死他们,每个人都没有选择,可每个人又都得在没有选择中做出自己的选择——战!

这是他们的选择……

……

机场大楼前。

萧月笙负手而立,冷冷注视着机场上的一切,过了良久,才长长呼出一口气:“不可战胜!简直不可战胜!”

在刑天心中长叹自己这一次确实碰上对手的同时,南国的这位心中其实也惊骇到了极diǎn!

“十七个人,从开始到现在,他们一共战死了十七个人!”

萧月笙嘴角带着一丝苦涩:“而我们呢?到现在死去的人怕是两千人都开外了?

这种战损比例,纵观古今中外,闻所未闻!

一百比一还要多?

这太惊人了,难道刑天手底下的都是这样的猛士吗?那这天下间谁还能制他?!”

“魁,您要振作!”

王子聪忽然大喝:“刑天敢带八百人就空降金陵,显然是带着他手底下的强武士!

无论是刑天,还是他手底下的八百人,每个人都不是普通人,你看看他们的作战方式,连在一起都被一圈金色光芒笼罩着,这是一群咱们根本无法理解的战士!

如无意外,应该和身边那个xiǎo李是一种类型的人了!

您难道忘记当初咱们将困在江南时候的情形了?就是那个xiǎo李在乱阵中背着杀出去的!

当时,无人能挡!”

语落,王子聪将目光投向身边的四名黑衣人,问道:“那刑天应该就是和你们同一类型的人?”

“不错,刑天和这八百人确实是武道修炼者!”

那黑衣人里的首领垂首道:“武道修炼者根本不是你的战士所能对付的,所以少主才料定您必败无疑!

眼下,观刑天和他手下八百勇士的模样,他们应该是结成了一种玄奥的大阵,但究竟是什么样的大阵,我却是有些认不出了!”

説到这里,那首领还不忘补充一句:“所以,萧先生,您需要我家少主的帮助!

武道修炼者不可敌,唯有同是武道修炼者的存在才能对付!”

王子聪直接武士了那首领的后半句话,道:“看,魁,事实如此,您不必灰心!

我敢肯定,这样的人在刑天手底下不会太多的,可能这八九百人就已经是他的全部家当了,否则,他早就于天下了!

所以,您大可不必灰心,此战咱们还有胜率的!”

“武道修炼者……”

萧月笙轻轻默念了一句,似乎永远将这五个字记在了心中,而后道:“下令,让兄弟们全线进攻!”

“继续猛攻?”

王子聪一愣!

“继续猛攻!”

萧月笙语气很肯定,而后眸光投向远方天穹,闪烁着忧虑之色。

王子聪跟在萧月笙身边也许多年了,一看萧月笙如此神色,当时心中就狠狠一突,试探性的问道:“您……是不是在担心什么!”

“啊……”

萧月笙缓缓道:“你觉得……刑天可能会就这么傻呵呵的空降金陵么?虽然这八百人的强悍咱们也见识了,但……要想凭这八百人就打下金陵,根本就是痴人説梦!”

王子聪diǎn头,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啊,憨厚耿直,对于这种阴谋家的伎俩自然不懂!”

萧月笙缓缓道:“金陵的车站能一次性进入一万五千余人,如果刑天光明正大的直接调一万五千人来金陵的话,你觉得他怕的是什么?”

“这还用説,肯定怕咱们不和他硬碰硬呗!”

王子聪冷笑:“金陵是咱们的地盘,而且在南方腹地,他只要出现在这里,让我们知道了他的进攻意图,那么他要是在短时间内不打下金陵的话,只等咱们的支援一到,怕是他就得全军覆没了!”

“不错!”

萧月笙常常呼出一口气,微微眯起了眼睛:“那么,如果我们所有在金陵的兄弟全都聚集起来呢?”

“刑天麾下此刻气势如虹,兵锋正盛,如果我们聚集起来的话,以金陵一地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对抗刑天的一万五千人!”

王子聪説了一句,随即面色狂变:“您该不会是説……刑天他,他空降金陵就是诱饵,吸引我们前来围剿他的!”

“不出意外,应该是这样!”

萧月笙苦笑:“可是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我根本没办法拒绝!

所以,就算明知道这里面有圈套,我也没办法拒绝,只要能干掉刑天,他在北方聚集起来的那批人顷刻将烟消云散,甚至,就连整个北方都是我的了!

这次来之前我就想好了,拼着丢掉金陵,我也要赌一把!

就赌他刑天dǐng不住我这一士!

我甚至没有考虑退路,也没有调集其他地方的援兵,就在这金陵,我和他赌一把——赌命!”

説到这里,萧月笙摇了摇头:“可我一直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我查不到他的人进入金陵的信息?”

“可不可能是转站?”

王子聪想了想,道:“如果是转站的话,他的人能选择的地方就多了去了,咱们根本无法揣摩!”

“对!转站!”

萧月笙当时就蹦了起来:“这么简单的细节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语落,还不等他多説什么,毫无征兆的,此起彼伏的喊杀声就从他们背后传来了!

声音来自于……候机大楼!

萧月笙面色瞬间狂变!

……

上海市静安区中心医院怎么样
新民市妇婴医院怎么样
贵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陕西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