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铜仁信息港 > 网络

花都开好了

发布时间:2019-06-25 22:37:04

“崔云熙,你是活腻了吗?不想活就吭声,我帮你解决掉啊,你现在像什么,撞车寻死?虽然你辆车也不值几个钱,可是那也是钱啊,你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小孩子连温饱问题也没有解决的吗?我靠!我这辈子是倒了八百年的霉运,才认识你这个没心没肺没脑,缺心眼的人!你要死就给我死远一点,不要死在外面前,我免得看了,还污染我眼球,死得无声无息的,不要让我知道,好让我不为了你这个混蛋心烦!哼!”安小贝一口气谩骂道。崔云熙才刚去检查完身体回来,屁股还没坐热,谁料,病房门便打开了,还没看清楚是谁,病房内就响起震耳欲聋、呼天抢地的谩骂声,等看清来人,原来是风风火火的安小贝,在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一个对比起她是安静的男人,林杰。崔云熙早就习惯了安小贝的这种出场方式了,好像以为没人知道她出现似的,一定要吵得全世界都知道她存在才高兴的样子。“终于消停啦?”崔云熙揉了揉被安小贝魔音吵得生痛的耳朵,都不知道安小贝是不是跑去练了狮吼功,这功力还真的是身厚啊!“崔云熙!”安小贝又一声怒吼,一脸愤怒地看着崔云熙,停在半空中的手指着崔云熙,气不往一边出,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一声大吼,崔云熙是彻底感受到安小贝的怒意了。可是,依旧淡定地看了她一眼,脸色对比起昨晚的苍白,稍微好了一点,主要是昨晚崔云熙从医生那里要了安眠药,然后抛开了一切烦恼,美美地睡了一觉。所以总体上来说,崔云熙今天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对比起昨天,是好了那么一点点的。特别是看到晨曦,柔和的晨光迸射进病房时,冰冷的病房也瞬间充满了温暖。崔云熙知道,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也意味着新的挑战、新的生机充满其中,无论昨天过得是有多么的潦倒、不顺心,可是都过去了,今天要做的便是珍惜眼下,活在当前!是的,不要再去追究昨日发生的一切,活在当下才是重要的。崔云熙挤出一丝笑容,云淡风轻地说道:“啥事呢?安大小姐。”还不忘和她调侃一下,似乎昨天并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似的。“崔云熙,你没事吧?”安小贝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崔云熙。她是昨晚回到香港的,本约好了崔云熙来接她和林杰的,谁料在机场左等右盼的,还是不见崔云熙的踪影,打电话给她手机关机了,实在没有办法之下打给了崔天熙,在听完崔天熙的电话后,安小贝整个愣住了,特别是听到崔云熙是轻生那一瞬间,安小贝拿着手机的手不禁抖了抖,然后眼泪便“哗啦啦”地顺着脸颊滑落……本来她昨晚就想医院来看崔云熙的,可是崔天熙交代了不要过来了,而林杰在一旁也拉住了自己,在经历一个煎熬的晚上,安小贝今早是以光速飞奔来医院的。心里憋了无数的话,可是,谁来崔云熙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完全不像一个有轻生念头的人。是她听错呢?还是崔天熙说错呢?安小贝摇了摇头,带着审视的目光,盯着崔云熙,一字一句道:“你是脑袋撞坏呢?还是给我装失忆扮孙子啊?”安小贝有时说话的尖酸刻薄了一点,有时还甚至粗俗了点,像刚刚的那一番话,估计没哪个大家闺秀能说得出口。但,崔云熙也习惯了她这种语气了。崔云熙摸了摸自己贴着纱布的额头,挤了一下眉宇,思索了一下下,道:“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你少给我装蒜,刚刚还说安家大少姐了,麻烦你糊弄人之前,打一下草稿好吗?这不分明是真侮辱我智商吗?”“哈哈!”崔云熙发出两声无奈的干笑。“说,到底发生什么事呢?”安小贝收起脸上的嬉戏,认真地问道。崔云熙拿着手杯的手,轻颤了一下,脸上强挤出来的笑容也瞬间消失,一脸平静的说道:“没事。”“那个,我先出去一下,你们慢慢聊。”林杰似乎觉得自己的存在多少有点碍事,会妨碍到她们两人的对话,便主动提议退去病房。“林杰现在走了,可以说了吧?”安小贝见林杰出去了,并把房门给锁上了,再一次问道。瞬间,崔云熙便扑进安小贝的怀里,强忍的*的泪水,肆意地流淌着,安静的病房里只剩下崔云熙可怜的哭泣声。这一哭,安小贝瞬间明白了,崔云熙刚才的坚强都是强装的,估计也如崔天熙说的那样,崔云熙不是一般的撞车,而是有意寻死!那是什么导致她去寻死呢?这不是安小贝想不明白的,同时也是崔天熙想不通的地方,不然崔天熙怎么会让她过来帮忙探一下口风呢?那究竟是何事,让崔云熙觉得生无可恋,非死不可呢?难不曾当年那个导致崔云熙割腕自杀的混账男人又出现在她面前?然后崔云熙一时触景伤情,或者是又受了那个混账的刺激,然后就寻死呢?是这样的吗?还是另有蹊跷呢?在安小贝心中,产生了无数个想法,可是这些想法一天得不到崔云熙的点头肯定,也只能是她的猜测罢了。当务之急,是问个水落石出,也顺便把那个混蛋给找出来!安小贝的手一下一下地拍拭着崔云熙颤抖着的后背,看到她哭得如此伤心,她是心痛不已。想当年,崔云熙在一个寂静地晚上倒在一滩血泊中,她至今还没忘记,那晚的慌张,那晚的手足无措,那晚的恐惧,那晚的……至今还是历历在目的。朋友虽然是多,可是能交心的朋友也只有那么一两个,而崔云熙就是那一两个其中的一个了。因此,安小贝很珍惜这个崔云熙这个朋友。想到她会离自己而去,顿时心里便是满满的恐慌。“云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呢?你这样有完没完地哭,我也不能帮你什么啊?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一点的,我们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告诉我,好么?”安小贝放柔和声音,对比刚刚那质问的声音,现在倒想个大家闺秀了。崔云熙在安小贝怀里,蹭了两手,然后摇了一下头,颤抖着嗓音,道:“好难受……让我哭……小贝……我……”说不下去了,一句话停了又说,说了有停,短短一句话,似乎已经耗尽了崔云熙浑身的力气似的。昨晚到现在,崔云熙除了在自己哥哥怀里哭了一次后,就没有再哭了,她知道她的每一滴眼泪对于哥哥来说都是一种折磨,看着她哭,可是哥哥只能无动于衷地看着,他的心里一定不会好受的。所以,她屏住了呼吸,屏住了眼泪,把眼泪一压再压,往自己的心底处压回去,不在自己哥哥面前再流一滴眼泪,她不要哥哥再为自己担心。可是,安小贝不一样,崔云熙可以肆意地在她怀里哭,虽然她也会为了自己的伤心而难过,可是她真的需要一个哭诉的对象,她很想把自己憋在心里的委屈说出来,真的,太多的委屈憋在心里,心是真的很累,以致于有一种幻觉,似乎自己的心已经不再跳了……“好,好,好……你哭,哭完再说。”安小贝也任意着崔云熙哭泣,拿过放在旁边的纸巾递给崔云熙。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崔云熙才从安小贝的怀里抬起头来,一张苍白的脸蛋只有眼圈是红的,看上去,是我见犹怜啊。安小贝直接把纸巾递到崔云熙的怀里,还不忘抽出几张,擦拭刚刚被崔云熙一抹眼泪一抹鼻涕弄湿的地方,然后还不忘带着非常嫌弃的的语气,说道:“弄脏老娘衣服,我看你怎么赔!”顿了顿,再次认真地看着崔云熙,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其实,崔云熙也并没打算隐瞒安小贝,她不告诉自己哥哥是考虑到江维之和哥哥的关系,一旦说了,江维之昨晚不可能如此安静地度过,而且很有可能,哥哥会和江维之闹翻的。终,崔云熙没有告诉自己哥哥,也让江维之对这事暂时保密。是的,这是她现在能想到的,把一切的伤害降到,不要有人再为了这件事伤心。崔云熙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安小贝,蹙着眉宇,问道:“我告诉你,可以,可是你要帮我保守秘密,不能对任何人说,包括我哥哥在内。”安小贝在嘴上做了一个保守秘密的姿势,道:“我答应你。”“……”崔云熙张了张嘴巴,可是又说不出那三个字了,曾经挂在嘴边的三个字,现在却如此难以启齿。“他……外面有……女人……”

海南治牛皮癣
三亚治癫痫病的医院
张家口好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