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铜仁信息港 > 旅游

傲世劫 第三百六十五章 陈莫惜出手

发布时间:2019-09-24 19:49:09

傲世劫 第三百六十五章 陈莫惜出手

对于别人的各种反应,慕凡却是沒有丝毫犹豫

傲世劫  第三百六十五章 陈莫惜出手

,长剑光芒闪烁毫无停息的向前刺去,

“小子,快给我助手,”

眼见慕程面临生死危机,脾气暴躁且冲动的慕琅直接不顾及赛程规则,身形一动冲上前去,对于尊主境界的他來说,眼前的这点距离根本不算什么,只一个闪身便已來到两人近前,

“嘭,”

不过,并不待慕琅出手相救,一道精气所凝聚成的能量直接冲撞在他正前方,硬生生阻挡住了其欲出手的节奏,而这精气所凝结的能量,竟是与慕琅势均力敌,可想而知,那出手之人同样不简单,

虽然能量对于慕琅形成阻碍相当短暂,但就算只有这点时间,对于长剑已贴在慕程脖子上的慕凡來说,已相当充足,在其脸上闪过一阵阴冷之色,长剑幕然前涌,

“噗嗤,”

蓝色的长剑毫无疑问的洞穿了慕程的喉咙,无尽剑气在其身体中疯狂肆虐,再加上血势对其血液的影响,瞬间,在慕程身体之上发出一阵如同鞭炮奏鸣的声音,血滴四溅,声音过后,慕程身体之上出现无数个血肉模糊的血洞,血液已经流的干涸,

而那慕程的双眼,都是沒來得及闭上便已经彻底沒有了生气,神色中的不甘与恐惧久久不散,

又一幕让无数震惊的画面,慕家天才的弟子被杀,这是无比骇人听闻的事件,场地之中出奇的安静,

破开阻碍冲击过來的慕琅,脑袋中一声闷响愣在了原地,

“啊......我要撕了你,”

很快的,无尽杀气从其身体中爆发而出,其中竟是包含着无法形容的冰冷气息,仿佛极北之地凛冽刺骨的寒风般,让人不寒而栗,瑟瑟发抖,同一时间,尊主境界的压力如同山岳般疯狂压榨,直接降临在方圆百丈众人的周身之上,

“那个混蛋阻拦的老子,给老子出來,我要撕了你.......”

慕琅一边将威严向着慕凡碾压而去,一边怒喝之声回荡、四周扫视,如此模样的他,竟然完全是沒有将慕凡当一回事,只想要将那个出手之人快点找出,一并解决掉,

而他之所以敢这样叫嚣、沒有认为是慕凡身后那人出手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从那道阻力中感受到了并不比自己强大多少的气息,

“噔,”

而此时的慕凡,全身上下仿佛是背负着一座庞大山脉般,压得他难以呼吸,全身都在颤抖,再加上他此时本就虚弱无比的状态,在这磅礴威压下硬生生的跪下去一条腿,

而他的一双腿,从來都只是不跪天不跪地只跪父母,哪里可能向慕琅跪下去,就见他牙关紧咬,双拳紧握,死死而撑,此刻,就算是死,他也绝不会让另一条膝盖再触及地面,

“噗嗤,”

一口鲜血涌出,慕凡五脏都在颤抖,周身骨肉仿佛被压缩了般,皮肤上涌现出无数细小的裂痕,直欲裂开,

“还我儿子命來,”慕琅双眼泛着红光,愤怒的火焰仿佛要将他身体点燃般,

沒有找到出手之人的他,瞬间出现在慕凡身前,一只巨大的手掌猛的从慕凡头顶拍下,无比残暴,人物的掌力,足以开山断岳,果真要是落在慕凡的身上,他必定沒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围观的众人,心中顿时升起不忍之情,纷纷低下了头,

而慕凡本人却是无比平静的望着那迅速而下的手掌,不动声色,他相信星辰子的能力,

“咚,”

不过就在慕琅手掌还在距离慕凡头顶半尺之距时,其身前虚空瞬间裂开,从中伸出一只沒有小拇指的手掌,与慕琅击出的手掌瞬间相撞,

“嘭,”

两道身影迅速倒退,一人正是慕琅,而那另外一人,则是从虚空中倒退而出的,

而这破虚而來之人,剑眉浓密如同笔画一般,英俊的脸上沒有任何表情,但那俊逸的脸配上这无比冷酷的气质,完全战胜在场每一个人的容貌,只是在他左边脸颊之上,一道刀疤从眼角到嘴角,为他多了几份凶狠之气,

这人与慕琅一样,同样是尊主境界的修为,

“陈莫惜,我慕家处理家事可与你沒有丝毫关系,你突然出手,难道是想打破三家所保持的平衡不成,”看清眼前出手之人,慕琅怒气更家强盛,直欲毁灭整个陈家,

“他好像已经脱离了你慕家吧,还算是你慕家家事,”陈莫惜淡淡的说着,神色沒有丝毫变化,同时有些歉意的扫过一眼慕凡之后,道:“既然他不是你慕家之人,我想要做什么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比人说三道四,”

看到这人脸上的刀疤和那个沒有了小拇指的手掌,慕凡立刻便想到了那个曾经在他躲避追杀的那个晚上,遇到的那个对他助手之人,

现在从这人眼中的歉意來看,对方出手的理由可能就是两年之事,不过对方能在这个节骨眼出手,实在让慕凡感到意外,从中不难看出,这陈莫惜的确是一个恩怨分明、不拖泥带水之人,

“你诚信找茬是不是,就算他脱离慕家而去,但他依旧姓慕,你就沒有资格管,”慕琅已是到了暴跳如雷的地步,

“不是找茬,是为了......‘二十年前’的事情,”陈莫惜在说道这个时间之时,明显的表露出几分残酷神色,

而慕程,在听到“二十年前”几个字时,神色明显慌张了起來,脸色巨变,周身怒气都是消沉下去几分,有些心虚的辩解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呵呵......”陈莫惜瞬间失笑,只是那笑极为不自然,明显难以掩饰心中的激动之情,声音颤抖着说道:

“二十年前,我与小溪真心相爱,可你这无耻小人,竟然惦记兄弟的女人,使用出那等卑劣手段來拆散我们,真是猪狗不如,”

“妄我将你当做的兄弟,与你同谋事业大计,你却在我喝的酒中下毒,还将我送去‘念殇绝地’,让我在那等凶残之地苦苦待了三年时间,”

“在我不在之时,你不但不念兄弟之情照顾消息,竟然还用那等手段霸占小溪,慕琅,你不是人,你知道在这十七年中是怎么度过的吗,”

“这十七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将你碎尸万段,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要不是家族实力不足,沒有实力攻破你慕家,想來你慕家早就在青峰镇除名了吧,沒想到啊沒想到......哈哈哈......”

“沒想到老天终于开眼,在今日让你慕琅得到了有力的报应,哈哈哈.......真是老天开眼啊.......哈哈哈......”

陈莫惜无比亢奋的叙述着当年之事,沒意见无不是慕家为丢脸的秘辛,

听到这些话语,那些不知道这份故事之人纷纷叹息,有为慕琅的卑鄙而叹息的,有为陈莫惜的过往而同情的,也有为了那个“念殇绝地”而感到不可思议的,

此刻,慕程身死、慕家家丑被一件件的都爆了出來,慕擎神情都已恍惚,身子在瑟瑟发抖,但他又生怕得罪慕凡身后的皇境之人,

静静听着这一切的慕凡,周身精气渐渐淡化了去,对陈莫惜所言之事同样震惊无比,

虽然他在慕家待了将近十二年时间,但对于这些秘辛从來都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不过这十二年也不是全都白过的,至少他知道陈莫惜口中的“小溪”是谁,那是慕琅天天都会提到的,

所谓小溪,正是慕程的母亲、慕琅的妻子,慕家夫人,

而从刚才陈莫惜所说的事情之中,不难推断出來慕琅的为人,就连自己的老婆都是使用了“特殊”手段才娶过來的,那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

不过,凡事种种,其中细节又从何而知,只是慕凡对于陈莫惜倒是有了几分同情之意,

而慕凡为在乎的,还是那个“念殇绝地”,

对于这个绝地,距离慕家并不是很远,慕凡自然也是听说过,位置正好就在青峰镇正北方向十里之外,只是传说中那个地方异常危险,有吃人的野兽,有奔腾的恶鬼,但从來沒有人真正去过,且念殇二字相传已久,不知从哪个年代就已经存在了,人们只知其名、不知其故,

“你给我住嘴,”

而就在慕凡思索之时,慕琅暴怒的声音忽然间将其惊回现实,、

慕凡一个机灵,赫然向两人看去,

只见慕琅在说完话之时已经冲了出去,两人迅速冲撞在了一起,出手之狠辣让人汗颜,那是不将对方抽筋扒皮、挫骨扬灰是不罢休的,

一个为了心爱的女人和以雪二十年前之耻,一个为了给儿子报维护慕家的颜面,战斗起來已不再在乎自己的性命,

两人战斗的地方距离慕、陈两家众人太近,两人也已腾空而起,

漫天的精气、四散的能量、震耳欲聋的声音铺天盖地,两人战的不可开交,

“慕凡,受死吧,”

而就在这时,杨旭也是找准时机,时间向慕凡冲击而來,天玄境的速度显然比慕琅等人慢上了很多,但却也是转眼间十几丈距离,

“來吧,我正想找个天高手试试手呢,”

面对比自己高出两个境界的杨旭,慕凡目光凌厉,毫不畏惧,身形一动,两种色彩的精气在瞬间爆发而出,而慕凡的境界也是从玄主境提升到了地玄境境界,两人间只剩下一个境界的差距,但慕凡是自信的,他相信他现在在阵法上的造诣,就算对方是天,自己也是有与其一战的能力,

河池男科医院
莆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玉林治疗性病方法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效果如何
在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