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铜仁信息港 > 体育

是否必须建立沉默权制度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9-08-22 19:34:40

1998年10月,我国签署加入了联合国《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该公约第14条规定: 受刑事追诉的人不得被强迫做不利于自己的证言,或者强迫承认犯罪。 此后,我国是否建立沉默权制度便成为理论界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关于沉默权的研究日渐深入、成果颇丰。特别是2009年着手对《刑事诉讼法》进行第二次修正后,在刑事诉讼法中确立沉默权制度的呼声日益高涨,仿佛给人如果不确立沉默权制度我国就不是法治国家、就不能保障人权的感觉。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没有规定或者说没有明确规定沉默权制度,引起了一些学者的不满和批评。由此,我国是否建立沉默权制度应该引起人们理智的思考。

什么是沉默权 学界对沉默权含义的理解

梳理分析关于沉默权的现有研究成果,可以看出国内学界似乎对沉默权制度的基本内容尚未充分了解、存在着一些误解与分歧。

英国是采取广义沉默权的代表。狭义的沉默权是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特有的权利,这是大陆法系的日本学界通说;美国判例法以及法学著作中也坚持狭义沉默权的立场。

林敏华在《沉默权制度在中国现阶段应该缓行》中将沉默权界定为:沉默权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接受警察讯问或出庭受审时,有保持沉默而拒不回答的权利。学者何燕萍则将沉默权概括为三点: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于是否陈述享有不受强迫的权利;第二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于是否陈述包括作出不利于己的陈述享有选择权;第三是任何机关和人员不得强制他自证其罪,或对自己的无罪提出证明,也不得因他在接受审讯时保持沉默这一事实推导出对他不利的结论。可见,沉默权并不禁止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向追诉人员作出陈述甚至不利于己的陈述,它禁止的只是追诉人员为了获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而采取的强迫或引诱、欺骗等非法手段,其目的在于保障被追诉人的权利。

上述所列的关于对沉默权含义的界定,可以说反映了或代表了学界对沉默权含义的认识,同时也反映出学者们各自的观点与分歧,这也说明学界至今对沉默权的内涵还没有形成完全一致的认识。

此外,研究沉默权的学者在其论著中还指出:域外规定沉默权的国家一般都有例外情形,例如葡萄牙刑事诉讼法第 42条规定了沉默权的例外,关于其个人身份的事项和犯罪记录方面的提问嫌疑人必须如实回答,英国1994年通过了《刑事审判和公共秩序法》开始对沉默权的应用进行较大范围的限制;在实践中,行使沉默权的大多都是有罪的人,无罪的人反而积极陈述和回答提问。

我国应否确立沉默权 学界的争议与观点

可以说自1998年以来,我国是否引进沉默权已经成为刑事诉讼法学界和其他有关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热点问题,不少专家学者发表论著和谈话,见仁见智地表达了不同的见解,其观点可以归纳总结为三种:

肯定说。认为我国已经具备引进沉默权的条件,应当确立沉默权制度。具体理由主要是:

同国际接轨的需要;落实无罪推定原则的内在要求;保障人权的需要;有助于促进控辩双方的平等;有助于抑制刑讯逼供。

否定说。认为我国现阶段的社会条件不宜规定沉默权。具体理由主要有:

大量确凿证据丧失,诉讼成本增加;不利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权利的行使;不利于打击犯罪,会造成一批真正的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我国目前侦查水平有限;因文化传统、我国司法机关的现状、国人对诉讼结果的认识等与外国的差异,我国尚不具备规定沉默权的社会条件。

限制说。认为应当规定沉默权,同时对其适用范围进行适当的限制,例如对于恐怖犯罪和严重暴力犯罪不适用沉默权。

学术认识终究要得到制定法的回应,那么2012年修正的刑事诉讼法是否规定了沉默权呢?对此也有两种不同认识:一是未规定,其理由为:刑事诉讼法没有明文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享有沉默的权利;《刑事诉讼法》第118条规定了 应当如实回答 否定了犯罪嫌疑人享有沉默权。二是已规定,理由是,从辩护权的角度看,沉默权是客观存在的;从如实回答义务角度看,沉默权是客观存在的; 应当如实回答 不等于 应当回答 。

我国必须规定沉默权吗?

我国刑事诉讼法没有明确规定沉默权,这应当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问题是,我国刑事诉讼法必须要规定沉默权吗?

制定法是否确立一项法律制度,关键取决于两个方面,即建立该制度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一)规定沉默权是否具有必要性的分析

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是世界大多数国家刑事诉讼的目的,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条非常明确地将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规定为我国刑事诉讼的目的。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两者对立统一,应当平衡,不能片面强调一个方面而忽视另一个方面。刑事诉讼的目的体现了立法者的刑事诉讼价值观,决定着刑事诉讼具体制度与程序的设计。

沉默权是域外刑事诉讼中的一项制度,其目的在于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权利、防止自证其罪、遏制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获取供述,从而保证实体处理结果的公正。沉默权属于程序正义的内容,在于实现保障人权的刑事诉讼目的。如果我国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制度与程序完全能够保证 保障人权 目的的实现,那么,还有必要再规定沉默权吗?

根据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的宪法规定,刑事诉讼法将保障人权规定为刑事诉讼的一个目的。刑事诉讼中的保障人权,是指保障所有诉讼参与人的人权,但重点是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人权。基于此,我国刑事诉讼法为实现保障人权的目的精心设计了一系列的制度与程序,例如,《刑事诉讼法》第12条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第50条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第5 条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第54条规定非法证据排除规则,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应当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第11条不仅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规定为刑事诉讼的一项基本原则,还在第四章对辩护权的具体行使问题作了明确的规定。

此外,我国《刑法》第247条规定了刑讯逼供罪和暴力取证罪。可见,我国刑事诉讼法、刑法和其他相关的法律规定,可以使侦查人员、公诉人员、审判人员不敢、不愿强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强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没有实际意义,因为没有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检察院照样能够提起公诉;没有被告人的供述,法院仍然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所以,我国刑事诉讼法的上述规定,或是暗含了沉默权的实质内容,或是完全能够符合主张规定沉默权者提出的理由,能够实现 保障人权 的刑事诉讼的目的。

(二)规定沉默权的可行性分析

不赞成规定沉默权的学者和有关人员基本上是从侦查机关的状况、缺乏伪证罪等配套规定、民众对诉讼及诉讼结果的认识等社会条件方面考察规定沉默权的可行性问题,鲜有关注制度建立的理论支撑与学术积淀问题。

虽然有较多的关注沉默权的人员,沉默权的研究较为深入繁荣并取得了丰富的研究成果,但仔细观察之,在很多方面人们的认识不统一、存在分歧。例如,关于沉默权含义的本质或核心问题是有权拒绝陈述或回答问题,还是警察或者具有同等管辖权的官员不得强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陈述或者回答问题;关于域外有多少国家和地区规定了沉默权,该规定是广义的还是狭义的沉默权,现有成果介绍的不清晰;关于沉默权适用的例外或限制问题的介绍也不一致;其他方面也有此问题。

一项法律制度的建立,必须要有理论支撑。目前,关于沉默权的研究成果尚不够成熟,在沉默权应有内容的许多方面人们的认识不统一,在法律上则难于表述清楚。因此,规定沉默权缺乏成熟的理论支撑,没有理论基础的制度就没有规定于法律之中的可行性。

(三)关于如实回答和同国际接轨的理解

为了进一步阐明和论证本文的观点,必须要正确理解如实回答和与国际接轨,特别是遵从国际条约问题并作出回应。

《刑事诉讼法》第118条规定,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对此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是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必须回答,彻底否定了沉默权;另一种理解是对侦查人员的提问,犯罪人嫌疑人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如果回答则必须如实回答。

法学的的重大任务就是要解决生活变动的要求和既定法律的字面含义之间的矛盾,这一重大任务就是解释法律,而不是嘲笑法律。刑法学家张明楷教授曾言:法律的制定者是人不是神,法律不可能没有缺陷。因此,发现法律的缺陷并不是什么成就,将有缺陷的法条解释的没有缺陷才是智慧。在发现缺陷时不宜随意批评,而应作出补正解释。所以,应当结合《刑事诉讼法》第1条、第12条、第50条、第5 条等条文的规定正确理解 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 的规定。符合法治对刑事诉讼的要求,应当理解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犯罪嫌疑人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如果回答则必须如实回答。

关于同国际接轨的问题,就沉默权而言,包括借鉴外国的规定引进沉默权、遵守联合国公约所承认的权利并在现行法或其他措施中落实。

每一个国家的法律文化与传统不同,现实的社会条件不同,法律间的差异性是客观存在的,否则就无国家与民族之分。对于一些具有共性的人类智慧成果,可以根据本土的实际情况决定是否借鉴及如何借鉴,而非必须照搬照抄。这就好比人饿了需要吃东西充饥是普遍性的要求,但不能要求世界各国的人都吃一样的食物来充饥。所以,要求可以是普遍性的,但实现要求的方式则是各种各样的。

论者认为我国应当规定沉默权的重要理由之一就是要信守国际条约。国际条约必须信守,这是原则。但是,我们不能得出刑事诉讼法没有规定沉默权就是不遵从国际条约的结论。《公约》第2条第2款规定: 凡未经现行立法或其他措施予以规定者,本公约每一缔约国承担按照其宪法程序和本公约的规定采取必要的步骤,以采纳为实现本公约所承认的权利所需的立法或其他措施。 可见,《公约》对缔约国或签署参加国的实质要求,是有实现本公约所承认权利的立法或其他措施。我国《刑事诉讼法》第50条关于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的规定、第5 条关于被告人供述在认定是否有罪和处以刑罚中地位作用的规定、第54条关于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供述应当予以排除的规定以及刑事诉讼法和刑法的相关规定,就属于《公约》要求的有实现 受刑事追诉的人不得被强迫做不利于自己的证言,或者强迫承认犯罪 权利的立法或其他措施。所以,我国刑事诉讼法和《公约》的规定并不矛盾。实现《公约》承认的权利是普遍性要求,至于实现的具体措施因国而异。对此,我们不必苛求。

综上所述,本文认为我国欠缺规定沉默权的必然性,并非必须要规定沉默权,只要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就能够实现与沉默权具有相同作用的保障人权的刑事诉讼目的。

白癜风如何预防
庆阳牛皮癣医院
中山治妇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