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铜仁信息港 > 美食

麒麟 正文 第三卷_百三十八章 真大真相(3)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4:47

麒麟 正文 第三卷_百三十八章 真大真相(3)

3

梦,令人痛入骨髓的梦——当然是噩梦了!但是梦醒了之后,陶小志还是这种通入太阳穴痛入骨髓通入心扉通入灵魂之痛!到底有多痛,可能有天那么高还那么深吧,要不是你教我怎么形容呢!

痛归痛吧,无论是多痛多难以形容,但是“不能动弹”的痛你试过了没有,只有心跳和勉强眨眼睛的僵痛,连挣扎的发泄机会都没有!为什么不能动弹?!!!他一时还没有想明白,只是视线之下自己的身体仲得像一个小山丘一样,好像四肢脖子已经和身体都粘成一处了,只是一堆死色的臭肉而已!如果他能看到自己的脸的话,估计脸色也不会太好看的。

而他看到的身体裸露之下的部分,是仲得只有紫色啊,这下真的“大红大紫”了……天知道发生了什么啊……他已经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了!甚至连他和紫山老怪决裂的部分都忘记了……这是紫山老怪趁他熟睡的时候实验的人体实验吗?在这么痛这么迷惘的时候,他多么希望那个该死的怪老头的出现啊,可惜他喊破了喉咙(原本喉咙已经沙哑了,而且已经肿像吞下鳄鱼蟒蛇的肚皮一样了)还是没有回答……

慢慢承受吧,如果说一个伟大的人之所以能成为伟大的人的话,那类似的痛苦还是有一两件的……如果现在有点酒了喝或者自己晕倒了过去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但是这两件事情都没有发生……世界好像突然停止“发生”了,只有他自己在“发生”!

如果日后还有谁跟他诉说失恋或者其他什么事情有多么痛苦的话,他可能会把现在的经历告诉其吧——这种事情说出来可能别人也只是冷冷一笑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模模糊糊痛的意识之中,那个怪老头的模糊身影终于出现了,并且带来了一碗滚滚之不知什么药汤胡浆狗粮马尿的,总之味道相当难闻……二话不说,紫山老怪一把灌进了陶小志的喉咙,也不管有多烫多么难喝……

这是雪中送炭还是雪上加霜呢?反正陶小志已经生不如死了,再加上一碗“生不如死”也不算什么……

“你想知道这是什么吗?”紫山老怪眼神有点怪啊,“我不会告诉你的,反正你知道这会让你活命就足够了。”

然后,紫山老怪想转身就走,但是陶小志的手指刚好有一点力勾住了其腰带(还不如说腰带不小心勾住了陶小志的手啊,因为他根本就不能动弹啊),眼神是极力的挽留啊,现在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紫山老怪当然明白陶小志想说什么了,于是便道:“你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吧?我可以告诉你:不是鱼毒或者什么毒发作,也不是因为燃烧后的副作用,而你现在的情形完全是由我造成的……不错,就是我打。”

陶小志只有目瞪口呆了,一种莫名心酸和泪就要涌上来——这仿佛是在诉说或者投诉:你为什么打我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是不是样子长得太帅了……

紫山老怪继续道:“我知道我下手重了,就像当时的你一样……”

陶小志听到的“当时”,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他根本记不起来了。

紫山老怪想再走,然后还是回头道:“这碗东西好难受吧,但是你每天都要喝一碗——因为你至少会一个月都爬不下床的!顺便说一下,我只管每天送给你一碗这东西(很想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吧,我不会告诉你的),其他拉撒之事自理吧(这样你叫别人怎么自理),但不要搞得太臭,太臭了我不敢进来……”

然后他终于走了。

默默承受吧,因为交上这样一位师父只能说是噩梦的开始吧,而且有没有结束都不知晓呢。

这样的状态在半个月里,臃肿的身体渐渐消肿,身上的紫色渐渐褪去,唯独左手上紫色除外——这些紫色很奇怪,居然是会流动,好像是某些微生物一样!这些是什么呢?奇怪的是,当身体其他部分都动惮不得的时候,这只手首先恢复了知觉,这只手手伤的重(因为紫色重)反而现在能活动自如了,而其他部位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行!为什么呢?因为他身上不仅是受这些紫色的东西占据,而且他全身的骨头断了好多根,或者说完整的没有几根了——一个月时间还是保守估计的呢

当然,能好的这么快,应该跟紫山老怪每天必送的一碗药汤马尿屎浆什么的有关——估计这种东西不仅有治疗功能恢复功能,还对饥渴方面有一定的“治疗”,因为他也就是每天喝这么一碗东西,虽然相当的难喝!

陶小志虽然还不能下床行走,但说话已经可以了,所以紫山老怪再来的时候,陶小志便问其他的手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中了什么毒。

“对,中毒了!”紫山老怪道,“而且是一种不简单的毒!”

是什么毒?我是怎么得到的?我会不会死?通常是这样的问题啦。

紫山老怪便一起回答这些问题:“这是匿名送给你的毒,也是你要从坟墓之中要带走的东西——山之巅坟墓你还记得吗?”

陶小志道:“记得,就是那个没有名字的坟墓嘛。”

“不是没有名字,”紫山老怪道,“他叫匿名!”

陶小志道:“反正一样~~”

“看来的你头骨也碎了……”紫山老怪敲着陶小志脑袋叹口气道。

陶小志道:“师父,你可以告诉我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吗?”

这次紫山老怪没有摆起“怪架子”了,侃侃而谈:“当时,你已经变成了燃烧的骷髅,并且发了疯的要杀掉我……但是我运用我的紫气之踢将他之骨头差不多都踢断了,站都站不起来——虽然他极力想将都断了骨头愈合,但在此之前,我把他拽到了坟前将其一只手插进了墓碑上的裂缝上,然后开始叫醒沉睡之中的匿名……这种东西就传到了你的手上的了……”

陶小志道:“我为什么会变成那个……为什么要杀你呢?”

紫山老怪道:“这个可能只有那个燃烧的骷髅知道了……”

紫山老怪当然知道为什么,只是他不想陶小志想起在变成火魔之前的那一段决裂的话——不知道不是很好吗,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吧。

但陶小志当然也记得变成骷髅前的那段不愉快了,那只是一时冲动之言语(后来就演变“肢体语言”了),就当自己真的不记得吧,这不是很好吗?

为了打破这短暂的尴尬的沉默,陶小志便道:“这些紫色的毒有什么样的‘毒性’,我又不想死,要它干什么呢?”

“你忘记了你中了鱼毒了吗?这飞火鱼之毒完全限制了你运用玄武气功,因而会导致你燃烧不起来……”紫山老怪道,“这紫毒就是拦截鱼毒往心脏里面流……”

陶小志道:“怎样呢?难道自动的吗?”

就像免疫系统一样?

紫山老怪道:“当然没有这么简单了,你首先必须跟我学一样气功:紫归流!当然,你现在还不明白在这是什么,等你身体好了之后的我再教你。”

陶小志道:“它既然叫‘毒’的话,那它的真正毒性是什么呢?”

“简单的表现就是让你肿的像之前的一样,变成了一座‘紫山’,然后紫毒到一定时候就会爆裂而亡!”紫山老怪道,“当然你没有爆裂而亡当然要感谢我每天一碗的东西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在我教你紫归流之后,毒性发作的时候就不用吃这药了……”

陶小志苦笑道:“我还以为只是吃一个月呢……”

慢慢承受吧……

嘉峪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通化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巴彦淖尔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嘉峪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通化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